中國西藏網 > 科技

竺可楨與拉薩測候所

喜饒尼瑪 發佈時間:2020-10-09 09:05: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原載《竺可楨文集》科學出版社1979年版)

  竺可楨(1890-1974)浙江紹興人,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共產黨黨員,近代氣象學家、地理學家、教育家,是中國近代地理學和氣象學的奠基者,也是“求是”精神的積極倡導者,曾任浙江大學校長等職,為國家民族作出過重要貢獻,享譽海內外。但是,他為西藏氣象測候工作做出的努力,則知者不多。

  1934年4月,國民政府派參謀本部次長、邊務組主任黃慕松作為專使前往拉薩致祭十三世達賴喇嘛。與此同時,青海黎丹等組成巡禮團,前往拉薩。時任中央研究院氣象研究所所長的竺可楨早就對邊疆氣象事業高度重視,見此機會,立刻電告在成都的徐近之,另派測候員王廷璋協同前往。竺可楨在給“西藏巡禮團”黎丹的電報中特意提到“由敝所派測候員王廷璋攜帶儀器隨台從出發,定於本月十五日乘歐亞飛機赴蘭,趕趨西寧會同赴藏”“擬抵拉薩後,覓定相當地址,實施測候工作,為期至少一年,至多兩年。謹此專達,切望隨時指導”。

  西藏地質氣象複雜,若無氣象數據積累,不能預報天氣變幻,則不具備相關條件。故測候是西藏與內地通航的前戲。

  徐近之與王廷璋奉命於1934年9月20日隨巡禮團到達拉薩。他們在巡禮團拉薩住處樓頂,安置全套儀器。1935年3月遷至八廊南側吉堆巴院內,占房兩間。最初,“藏中官民不明測候意旨,頗多疑慮”“噶廈恐測候與飛航有關所致”。竺可楨頗為着急,後經當時專使行署留藏人員蔣致餘以及已就任蒙藏委員會委員長的黃慕松等説明 “測候所任務僅系用科學方法測量天空現象為晴雨風向等之變化,對於地方上有百利無一弊用”,始有轉機。1935年5月中旬,拉薩測候所正式成立。


拉薩測候所成立時攝影(前排坐者為黎丹、蔣致餘、張威白)喜饒尼瑪提供

  應中國氣象學會之邀,測候所的徐近之利用觀測結果並全力搜尋資料,寫出多篇論文。他還輯成《青康藏高原及毗連地區西文文獻目錄》。並將青藏自然地理資料包括地質、水文、氣候、植物也輯成四冊,於1950年代相繼出版。這是一項為青藏研究後來人提供路標的工作。

  1936年底,中央大學地理系主任胡煥庸發來電報,要求徐近之回學校任教。徐近之這才奉命回京,測候所工作由王廷璋負責。

  竺可楨一直對拉薩的氣象工作給予高度重視,為了籌建和維持拉薩測候所,不但捨得花費大量經費,而且付出了大量的精力。他多次與拉薩的王廷璋通電通信,稱其“廷璋同學足下”。他對拉薩測候所既有工作安排,也有生活關心,更有具體指導。如當時,拉薩測候所“在藏用途月以六十元為限”,而其他地方測候所每月只限用二十元。且拉薩由公家供膳屬額外優待。有鑑於西藏的特殊及王廷璋的具體情況,他屢屢有派人進藏接替王廷璋的打算,但因時局多變、意外頻發,未能實現。如他曾舉薦秦雨民隨九世班禪一行進藏。因1937年盧溝橋事變,九世班禪未能入藏,齎志而終。竺可楨只得讓秦雨民駐留西寧。後來,他還曾考慮派懂藏語的李興西去拉薩,也未能如願。

  王廷璋在藏時間已久,思鄉心切,多次提出請示。1939年10月23日,中央氣象研究所致電拉薩哲蚌寺碧松法師(漢藏教理院留藏學僧,後任拉薩小學校長),請他代理觀測工作。電文內容:“拉薩測候所觀測員王廷璋君旅藏已久,急思返鄉,該所觀測工作仁者願接替否,每日只需觀測3次,觀測項目只需温度、雨量,每次所需時間不過數分鐘,自明年元旦開始,每月津貼法幣40元。”1940年1月1日,拉薩測候所工作改由碧松法師擔任,王廷璋候資返川,暫留拉薩整理氣象資料。

  這期間,竺可楨在經過充分考慮後,認為“西藏拉薩測候所王廷璋早屆瓜代之期,現有曹巽、鄧明淵二人可以繼任,自可前往任職。惟渠二人赴藏以前,對於觀測方面必須經過精密之檢考,以免日後所作記錄有種種錯誤”。還強調二人之工作必須經詳細之考核,不然則等於虛糜國帑自欺欺人也。7月1日,中央氣象研究所任命曹巽、鄧明淵(後參軍,任十八軍先遣支隊政治部祕書科翻譯)為拉薩測候所測候生,曹巽兼主任。

  1940年11月29日,曹巽等抵拉薩。1942年元旦之後.拉薩測候所移交給中央氣象局。3月17日,王廷璋離開拉薩經雲南大理回重慶。

  曹巽等雖遠在西藏,但與竺可楨的關係仍很密切。竺可楨在1941年10月的日記裏記載“拉薩曹巽來函,並附達賴喇嘛宮、珍珠林、龍門潭等照片數張。函系八月廿九發。”這些照片背面都有曹巽題字。1946年,色拉寺漢僧善化(即鍾善化,1952年7月-1961年7月在中央民族學院圖書館工作,之後被下放到了甘南;80年代回學校)參與了測候所工作。1948年,有材料表明,拉薩測候所的職員為技士兼主任曹巽、技佐(觀測員)善化。

  1949年7月8日,西藏發生“78事件”,測候所人員曹巽和善化“被迫撤離拉薩,經印度返回內地,拉薩測候所工作隨之終止。觀測記錄至1949年6月。在這整個時間段裏,除特殊情況外(竺可楨曾去電嚴厲批評説“現拉薩所紀錄斷缺不全,殊失該所創設之初衷。”),其間未曾中斷。有學者評論,該所為全國天氣預報和東亞季風以及西藏氣候的研究,提供了寶貴的資料。 (中國西藏網 特約撰稿人/喜饒尼瑪)

  參閲資料:

  竺可楨:《竺可楨全集》,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 2012年版

  陳學溶:《中國近現代氣象學界若干史蹟》,北京:氣象出版社,2012年10月。

  崔保新:《西藏1934 黃慕松奉使西藏實錄》,北京:社科文獻出版社,2015年版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藏件

  沈松林編著,竺可禎小傳,廣東旅遊出版社,1997版   

(責編: 賈春玲)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