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我生在山東,長在青海,1987年到西藏工作。青藏高原有着我34年的青春記憶。”作為攝影記者,唐召明曾數次走過藏北,拍下了一張張珍貴的照片,留下了一串串美好的回憶,對廣袤而神奇的藏北高原有着深深的感情。關注《藏北故事》專欄,一起跟隨唐召明寫實求真的筆觸,去看那人、那物、那事、那情誼……

唐召明,現為新華社高級記者、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西藏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新聞攝影學會理事、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理事。著有《圓夢“天路”》《走遍藏北無人區》《離天最近的地方》《神祕的藏北無人區》等紀實作品。

聖象天門,納木錯最美“打卡”地

今年8月17日,我與北京建藏援藏工作者協會高原撿拾車志願服務組人員從北京乘機飛往成都,然後從成都轉機再飛往西藏昌都市。

這是棲息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在悠閒地排隊行走(唐召明2014年攝)_副本.jpg

科學保護,關於無人區科考的爭議

西藏自治區北部,藏語稱為“羌塘”,意為“北方空地”。以國家行為進入藏北高原科學考察,是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對該地區所進行的探索與測繪。

藏北,正處於發現時代

2001年,由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組織的藏北高原無人區科考團,涉及地礦、動植物、考古、巖畫、藏醫藥等多個領域,共有十多位內地和西藏本地的藏漢族專家參加。

科考古象雄王國遺址

古象雄王國,曾在青藏高原顯赫一時。如今與著名的達果雪山、“聖湖”當惹雍錯一同並世的古象雄王國遺址,在西藏自治區那曲市尼瑪縣境內仍然有無數斷壁殘垣。

W020200909312778259774.jpg

荒原迎來“候鳥”型新客人

從20世紀80年代起,踏着春的腳步,一批批“候鳥”型的新客人也開始向藏北高原雲集。他們來自西藏自治區各地和內地各省市,既有個體商販,也有各類手藝人和建築工人。

--------------------------------  更多 >>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野犛牛。(唐召明2006年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羚羊。(唐召明2006年攝.jpg
  •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唐召明2009年攝).jpg
  • 這是一隻褐背地鴉(左)與鼠兔(右)同在一起覓食(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jpg
  • 這是一隻出洞屬兔在外曬太陽(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jpg
  • 這是在雙湖草原放牧的羊羣。(唐召明2001年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前)在草原上與牧民放牧的馬匹(後)一同在草原上吃草。(唐召明2014年7月17日攝).jpg
  •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盤羊。(唐召明2006年攝).jpg
  • W020190731317863291508.jpg
  • W020190731316674083154.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野犛牛。(唐召明2006年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羚羊。(唐召明2006年攝.jpg
  •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唐召明2009年攝).jpg
  • 這是一隻褐背地鴉(左)與鼠兔(右)同在一起覓食(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jpg
  • 這是一隻出洞屬兔在外曬太陽(唐召明2019年8月5日攝).jpg
  • 這是在雙湖草原放牧的羊羣。(唐召明2001年攝).jpg
  • 這是生活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一級保護動物藏野驢(前)在草原上與牧民放牧的馬匹(後)一同在草原上吃草。(唐召明2014年7月17日攝).jpg
  • 這是奔跑在羌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盤羊。(唐召明2006年攝).jpg
  • W020190731317863291508.jpg
  • W020190731316674083154.jpg